热门推荐: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

第2章 重生

惜风 | 发布时间:2021-07-22 08:15:24 | 阅读次数:23611

聂星河张开嘴巴双手,几道紫色的屏障又档住安家落户两兄弟的攻势,聂星河额角有汗,心说这么一直这样也不是办法。一条浅绿色的藤蔓突然黏在聂星河的屏障上,原来是是秦殇的脉兽的触手,秦殇一条浅绿色的藤蔓突然黏在聂星河的屏障上,原来是秦殇的脉兽的触手,秦殇的脉兽像是一朵食人花,其触手散发着深绿色气体,有腐蚀吸收的能力。。...

聂星河张开双手,一道紫色的屏障又挡住安家两兄弟的攻势,聂星河额角有汗,心想这么下去不是办法。

一条浅绿色的藤蔓突然黏在聂星河的屏障上,原来是秦殇的脉兽的触手,秦殇的脉兽像是一朵食人花,其触手散发着深绿色气体,有腐蚀吸收的能力。

聂星河的屏障逐渐被瓦解,安冥山和安冥森见势,加大了功力。

“轰!”

聂星河跌落下去,浑身是血,他喘着粗气,看向冷沐雪。

安冥山冷笑道:“你还有什么本事,就亮出来吧,区区一个裂空后期,也想踏平我东麟殿?真是井底之蛙。”

聂星河口吐鲜血,力不从心,双脚一软。“扑通”一声倒在地上,刚才承受那一击,若不是有羽蛇神护体,他已经死了。聂星河睁着一只眼,看着冷沐雪,咬咬牙,又坐了起来。

聂星河呈打坐状,安冥森将寒血刀对准聂星河的心脏。

“垂死挣扎。”寒血刀向着聂星河飞去。

说时迟那时快,一道强烈的白光从聂星河身上爆发出来。聂星河用生命为代价,打开了玄戒的封印,恍惚间,聂星河似乎看到一个身着白衣长发飘飘的男子向他走来。

“踏平东麟……殿……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很长一段时间,周围都是一片黑暗,如同置身于千丈深的海底,一片死寂。又过了一会,隐隐约约听见有什么人在呼唤他的名字。

“星河…!星河!你怎么样了?”是一个女人的声音,语气听上去很是焦灼。

聂星河微微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,床边一个女人正握着他的小手,眼中满是泪珠,还有一个男人站在旁边,那威严的脸上似乎是松了口气。

“星河哥哥醒了吗?”又一个充满稚气的声音传来。

聂星河从床上坐起来,一脸茫然。奇怪,自己刚才为了打开玄戒的封印,不是已经死了吗?这是哪里?地狱吗?地狱为什么会有人在?

一张稚嫩的脸突然凑了上来,是一个长发女孩,澄澈明亮的眼睛如同星辰一般纯美,正好奇地盯着他看,她的眼角红红的。

“星河,你终于醒了。”见聂星河木讷的样子,女人一脸担忧地看了看身后的男人,又转过头来,低声问道:“星河,你怎么样了?你还记得我们吗?我是你的母亲杨倾风,他是你爹聂洋,还有她,她是你的青梅竹马慕容祈,你还记得吗?”

聂星河怔怔地点了点头,这些人,他当然是一个都记不得。“难道我重生了?”聂星河大胆猜测,除了这个结论,也没有别的可以解释清楚了吧。

杨倾风拍着胸脯,长长地呼出一口气,而后抱着聂星河,又哭了起来。

慕容祈握着聂星河的手,也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,从她手中传来温暖的感觉。

聂星河苏醒已经后已经过去四天,在这四天里,聂星河从慕容祈口中了解了很多信息,这个看起来纯真可爱的女孩似乎很喜欢他,每天都跟在他身边。

这个世界叫做万相星,除了名字不同,其它的和聂星河原来的世界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,一样有修士,一样是强者为尊。作为修士,最基础的是脉门,脉门共有九重,只有能打开脉门的人,才能进行下一步的相法修炼,相法有千万种之多,当初聂星河拥有九重脉门,机缘巧合之下习得极为罕见的彗星相法,每种相法都有其对应的属性,彗星相法的属性也是极为珍贵罕见的光属性,因此聂星河在原来的世界里,是十分有名的修士。

只是这副重生后的躯体,聂星河感觉不到一丝脉相。某天晚上听见杨倾风和聂洋的交谈,聂星河算是明白了个所以然。

这个世界的聂星河,年仅十二岁便拥有四重脉门,要知道同龄人这个时候若是能打开两重脉门就已经很不错了,聂星河因此被称为“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”。那时候,聂家门庭若市,都是些江湖势力想笼络聂星河这块肥肉。平都三大家族之一的慕容氏家更是将慕容祈送来与聂星河一同生活,其居心可想而知,只是慕容祈并不明白。

然而就在半个月前,聂星河突然发病,昏迷不醒。如今醒来,聂星河却发现自己体内经脉紊乱,当初的四重脉门也尽数失去。聂星河不禁苦笑,嘀咕道:“第一生给了我天赋,却让我失去童年;第二生给了我童年,却让我失去天赋。天,你到底想我怎么样?”

在家中待了几天,聂星河突然想去外面看看,看看这个新的世界是怎样的一番面貌。聂家并不大,只是近年来有慕容氏家的扶持,倒也算过得去,比起别家,已是辉煌不少。

这个世界和原来的相比,相差确实不大,人们都穿着布衣,那些身份高贵的,也是穿着精致的丝绸锦缎。街上随处可见背着各式兵器的修士,有的温文尔雅,有的粗俗野蛮,看到这里,聂星河忽然觉得熟悉又陌生。

一阵酒香飘来,聂星河忍不住往酒庄里走去,以往,除了看夕阳,他最爱喝酒,但自从有了冷沐雪这个徒弟,她就处处管着他,连酒也不让多喝。冷沐雪的话语似乎又在耳边回响。

“师傅,为什么你这么喜欢喝酒?”

“走江湖,怎么能不喝酒?”

“不喝酒,就不能走江湖了吗?”

“……”好像也不是,为什么喝酒?起初是为了能想起往事,后来就成了习惯。

酒庄的人似乎也认识聂星河,他们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,聂星河这才回过神来,现在的他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孩子,是不能喝酒的。

聂星河讪笑着正准备离开,却听见喝酒的人在窃窃私语。

“喂,听说了吗?这家伙废了。什么四重脉门,一觉醒来,都没了!”

“你听谁说的?”

“昨天我和抓药的喝酒,他一喝高了,告诉我说前些天聂洋,就这小子的父亲去抓药,抓的是调理气脉的药,还打听有没有什么恢复脉门的方子,这小子昏睡了快半个月,我看八九不离十就是那样,这都在平都传开了,天才神童变废物,你居然还不知道?”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