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推荐: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

第3章 废物

惜风 | 发布时间:2021-07-22 08:15:24 | 阅读次数:1550

聂星河也没再听一直这样,从酒庄里出,聂星河这才忽然发现,街上大大小小的眼睛都在偷偷的地望着他,聂星河忆起现在走在大街上,也有很多人看他,而已那时的目光,都是羡艳和祟拜的为了避开人群,聂星河选择人烟稀少的巷道走回去,走着走着,就听见背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聂星河还没来得及回头,就被推倒在地,原来是几个同他一般年纪的孩子。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男生,体格和成年人相比也不逊色,这个人先前在慕容祈口中也早有耳闻,叫做徐大壮,和聂星河曾有过节。其他人都躲在徐大壮身后,有些胆怯地盯着聂星河。。...

聂星河没有再听下去,从酒庄里出来,聂星河这才发觉,街上大大小小的眼睛都在偷偷地看着他,聂星河想起以前走在大街上,也有很多人看他,只是那时的目光,都是艳羡和崇拜的,但是此刻这些人的目光,却是冷嘲热讽,幸灾乐祸般。

为了避开人群,聂星河选择人烟稀少的巷道走回去,走着走着,就听见背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聂星河还没来得及回头,就被推倒在地,原来是几个同他一般年纪的孩子。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男生,体格和成年人相比也不逊色,这个人先前在慕容祈口中也早有耳闻,叫做徐大壮,和聂星河曾有过节。其他人都躲在徐大壮身后,有些胆怯地盯着聂星河。

“怎么不还手了?之前不仗着自己四重脉门成天欺负我?现在成哑巴了?我说你就是个孬种,没了那点本事,屁都不敢放一个!”徐大壮哈哈大笑,回头对那群瑟瑟缩缩的小跟班说道:“我说什么来着,他成了废物,你们还不信,你们看看他现在这个熊样,我告诉你们,以后,我说了算!谁要是不每天给我送上一点钱,别怪我揍他!”

在徐大壮的威胁下,一伙人围着聂星河拳打脚踢,聂星河纵使想要还手,如今脉门尽失的他怎么也不是打开了两重脉门的徐大壮的对手。两重脉门,一拳有百斤重,普通人根本扛不下来,聂星河权衡利弊,决定还是先忍着。

徐大壮阴笑着,正准备脱裤子往聂星河头上撒尿,聂星河再怎么能忍,也忍不住这番侮辱。聂星河用力握紧拳头,正要反击,突然一个戴着黑色面纱的女子出现。

“都给我住手!”女子眯缝着眼看徐大壮,徐大壮不寒而栗,慌乱地逃跑了。

女子身后的侍从把聂星河拉起来,聂星河只觉得身上火辣辣地疼,脸上头发上也全是尘土,素色的衣服上有好几十个脚印。

见聂星河这般狼狈,女子眼中闪过一丝不快,但很快消失。女子冷冷地说:“你就是聂星河吧?正好我去你家有事,太久没来一时忘了怎么走,劳烦你带个路。”

女子说话的口吻像是命令般,毫不客气,聂星河也不多在意,拍拍身上的尘土,领着她一行人往聂家大宅走去。

女子摘下面纱,露出美艳的脸,慕容祈一看见她,就欣喜地扑入她的怀中,嘴里像是撒娇般,娇滴滴地问道:“姐姐,你怎么来了?”

慕容凌月,是慕容祈的姐姐,比慕容祈大上三岁,气质已是十分成熟。慕容凌月说明来意,是要带慕容祈回家。

不用说也知道,慕容氏家已经知道了聂星河脉门尽失的事情,才会前来把慕容祈带走。

聂洋和杨倾风都知道慕容氏家的意思,当初把慕容祈留下,也是不想和慕容氏家结下梁子,而聂星河也正好很喜欢慕容祈。如今慕容氏家来要人,聂洋自然不好说什么,唯独慕容祈,一听见要离开,赶忙躲到灰头土脸的聂星河背后,温热的手紧紧抓着聂星河的衣角。

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慕容凌月不解地问道,语气中带着丝丝怒意。

慕容祈摇摇头,倔强地回应:“我不回去,星河刚醒没多久,我要陪他!”

慕容凌月叹了口气,回头一个眼神示意,身后的两个侍从就硬生生地把慕容祈从聂星河身边拽开,慕容祈红着眼,求救般地看着聂星河,聂星河却是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

谁也不知道慕容祈哪里来的力气,居然挣脱了两个侍从,她踉跄着跑向聂星河,一条淡蓝色的鞭子朝着慕容祈手上狠狠地打了下去,皮开肉绽。慕容凌月手中拿着的,是相法化成的武器。将相法实体化,境界怎么也在化相之上。

修为又分为几个境界,每一个境界都分三期,境界间的差距也是天壤之别。从最初的九重脉门,到除此感应到相法的初相,再到将相法实体化的化相,最后是将相法的力量外放的冲相,以上便是清源境界的三个层次,再往后是清明境、清空境……

慕容祈倒在地上,泣不成声,聂星河却是始终无动于衷。杨倾风赶忙把慕容祈扶起来,看着那碎裂衣袖下的血痕,眼中顿时参杂着怒火。

聂洋也是压抑着心中的不快,冷冷地说:“孩子不懂事,何必下狠手,祈这孩子和我们星河待久了,不舍得也是正常。”

慕容凌月冷笑,丝毫不把聂洋放在眼里,“孩子?她在我眼里早就不是孩子,我教训我的亲妹妹,几时需要你来插手?”

“够了!”聂星河终于说话,他瞪了慕容凌月一眼,慕容凌月不知为什么,居然心生敬畏,聂星河的眼神,像是头凶狠的狼,让慕容凌月心里发毛,那种眼神,本不该是他这个年纪里该有的。

聂星河扯下一块布,替慕容祈包扎。“你先回去,我答应你,总有一天我会去找你。”聂星河手法娴熟地替慕容祈包扎好伤口,始终低着头,没有看慕容祈一眼。

慕容祈停止哭泣,轻轻地抱着聂星河,几滴晶莹的泪珠顺着白皙的脸颊滑落,慕容祈眼中,满是不舍。杨倾风莞尔一笑,心想:“真是人小鬼大。”

慕容祈最后,很不情愿地跟着慕容凌月离开聂家。慕容凌月回头看了眼聂家大宅,这个曾经人山人海的小地方如今笼罩着一层沉重的沧桑。慕容凌月满脸不屑,嘴里小声嘀咕道:“过些时日,慕容祈就要被送到孔家,还等你这个废物?”

“姐姐……”慕容祈稚嫩的手抓着慕容凌月的衣角,臂上的血痕愈发鲜艳,慕容祈恋恋不舍地回首,低声问道:“当初母亲不是让我好好和星河哥哥相处,为什么现在又要把我从他身边带走,就因为星河哥哥脉门尽失?在辉煌时慕名而来,不在低谷冷漠离开,不是古人的训诫吗?”

“很多事情你还不懂,我也是为你好,其它的你就不要多问,乖乖跟我回家。”慕容凌月语气冰冷,看着慕容祈的眼神中又多了几分厌恶。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