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推荐: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

《尸行遍野》第十章 敬老院回忆

梧桐阅读 | 发布时间:2021-07-22 18:14:35 | 阅读次数:29691

李茜小说名字叫作《尸行漫山遍野》,提供更多尸行漫山遍野小说以及最新章节,尸行漫山遍野以及最新更新。尸行漫山遍野小说李茜摘选:李茜的啜泣声。我的脑海中已是空白一片,尖利的噪音在我耳朵里响个不停地,一刹那天翻地覆。不知不觉中我被人移到了柔软细腻的…...

李茜小说名字叫做《尸行遍野》,这里提供李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,实力推荐。尸行遍野小说精选:敬老院,即我的孤儿院。院中的盆栽似乎不久前还浇过水,几件泛黄的旧衣裳晾在电线上,电线的一端系在那棵树上,另一端连接到二楼。那栋两层楼的房子里门大开着,老头子老婆子们好像只是上街买菜,并且不久就会回来一般。院中的一砖一瓦我都熟记于心,这里是我儿时的游乐场。可是已经物是人非,我想,全完了,一切都完了。我栽倒在地上,脑袋沉重不堪,浑身开始打哆嗦,一时冷一时热。我想就这样躺着。即使死亡立刻降临,我也没有了反抗的能力。我想就这…

敬老院,即我的孤儿院。

院中的盆栽似乎不久前还浇过水,几件泛黄的旧衣裳晾在电线上,电线的一端系在那棵树上,另一端连接到二楼。那栋两层楼的房子里门大开着,老头子老婆子们好像只是上街买菜,并且不久就会回来一般。

院中的一砖一瓦我都熟记于心,这里是我儿时的游乐场。可是已经物是人非,我想,全完了,一切都完了。

我栽倒在地上,脑袋沉重不堪,浑身开始打哆嗦,一时冷一时热。我想就这样躺着。即使死亡立刻降临,我也没有了反抗的能力。我想就这样死在地上,死在这个我熟悉的院子里。

耳畔响起嘈杂的呼喊声。

“哥!哥?!”

......

还有李茜的抽泣声。

我的脑海中已是空白一片,尖锐的噪音在我耳朵里响个不停,一瞬间天翻地覆。

不知不觉中我被人移到了柔软的床上,牙齿开始打颤。不断升高的体温让我的意识变得模糊。

我眼前不受控制地浮现出那些人死时的模样,生物老师看着我的眼神,小白的故作坚强,教导主任那绝望的眼神,冬瓜叔忍痛傻笑的样子。一幕幕出现在我的脑海里,我的心脏经受的一波又一波的冲击。

门外传来争吵声。

“他一定是中病毒了!”

“中你妈的毒!”

“你说什么?!你他妈还牛什么牛!别忘了现在已经不在一中了,还有你那飞哥,马上就要变成丧尸了。哈哈哈,你还牛逼啥啊你......”

“岳青,你够了!”

“你他妈也给我滚远点!走狗!不想死的从现在开始就听我的。这里由我接管了。”

“听你妈逼!”

随后又传来一阵打斗声,最后以姚胖子的辱骂声响起而宣告结束。他们几人全被推搡着进入我所在的那间屋子,一个个鼻青脸肿,唉声叹气地坐到地板上。

我说不出话来。看着坐在床边的李茜,孩子从她手中挣脱,在床上乱爬。李茜的双眼通红,我却连安慰一句的力气都没有,身子不住地颤抖着,呼吸声变得格外沉重。

李茜看了我一眼,伸出手摸摸我的额头,又立马收回去了。我知道,一定很烫。她脸上那伤心的神情转变为焦急,走出门去了。二愣子在床上乱爬也没人管,他在我身上爬来爬去,又用手挖我的鼻孔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李茜打来一盆热水为我擦脸,又用冷水打湿毛巾放到我的额头上。

终于,我沉睡了过去。

在梦中,我忘却了一切,疲劳、朋友、逃亡,全部被抛诸脑后,深深地沉浸在了回忆中。过往的一幕幕开始在我的脑海中放映,我像个局外人一样浏览着往事。

像是一个虚无的点悬浮在空中,没有质量,没有形态,不断在不同时段不同场所之间交错变换。

画面中,一男一女模糊的身影站在一扇大门前,背景中飘着大雪。我试图看清楚他们的长相,却是徒劳。因为无论他们离我有多近,我也只能看到大概的轮廓,他们的脸庞像打了马赛克一样模糊不清。女人放下一个用袍子包裹住的婴儿,离去的脚印很快便被大雪掩盖。

我想要去救那个孩子!但那个地方我怎样也想不起来,明明有种很熟悉的感觉。直到门口出现一个老头,是李大爷!原来是敬老院的门口啊。

那个婴儿是我?不知道。一直以来,我的脑海里时不时会浮现出这一幕,我不知道这是我一手缔造出来的梦境还是真实的记忆,无法分辨,但照理来说当时自己那么小不应该拥有记忆的能力才对。

------

画面切换了。出现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,是我!

“一定要好好学习哦。”陈奶奶把一只粉红色的书包递到我的手中。上面画着Hellokitty的彩色图案。

我看着奶奶手上的皱纹,憋住泪水,抿住小嘴。吸了吸鼻子,重重地点头:“嗯!”

“哈哈哈!傻鸟。哪有男孩子用那种书包的。”王大爷他们在一旁吸着烟,取笑着奶奶们。

“你们一群臭老爷们懂什么!颜色多鲜艳啊。小飞啊,别理他们,好看。”

“我说别叫她们去买啊,就会坏事!”“对、对!”“永远办不成个事儿。”老头子们尽情地取笑奶奶们没眼光。

于是,我,一个孤儿,背着一个粉红色的书包,在小学里忍受着嘲笑度过了六年的时光。

------

画面再一次切换。

“我去!”刘大爷推了吴大爷一把。

“我去开家长会!”王大爷推了刘大爷一把。

“你们打一架决定吧。”奶奶们在一旁煽风点火,“你们不是挺能打的吗?”

“打就打。”“出来啊你!”

......

“不算数,哪能拿鞋子砸呢?!”

那时候,我的成绩一直位于全班第一。每当开家长会的时候,他们总要打一架。

后来,我变了。上初中时我开始和学校的不良少年混在一起,抽烟打架。我受过太多的冷眼,我发现,我越善良越老实他们却更加积极地嘲笑我,捉弄我。一旦我变得凶恶他们反而对我尊敬有加。

从那以后,我决定要做一个坏人。

那时候,我的成绩一落千丈。开家长会的时候爷爷们还是会打一架,打输的去开会......

------

“王小飞,你到底有几个爷爷?”小学五年级时,同桌的女生问我。

“很多。”我说。

“很多是几个?”

我扳着手指数了数,已经患肺癌去世了的李大爷。还有王大爷,刘大爷,吴大爷,廖大爷,陈大爷。“六个!”

“哇...我也好想有这么多爷爷。”

......

------灵魂蜕变的分割线。

不知道我睡了多久,缓缓睁开眼睛,二愣子呈大字形趴在我的胸口上,屁股正对着我的脸。

“飞哥醒了!”李茜那苍白的脸上露出喜色。

“哥啊~”姚胖子抹了抹眼泪,说道:“你终于醒了,我的哥啊~”

还来不及高兴,门便被一脚踹开了。岳青带着他那几个兄弟冲了进来。只见他一脸淫笑着说,“把她拉出来!”

“你们想干吗?!”胖子拦在李茜的身前,我看着他那鼻青脸肿的样子,暗暗捏紧了拳头。

“嘿嘿。当然是潇洒潇洒啦,哈哈哈。”岳青笑道,露出一副丧心病狂的嘴脸。

我的身体还很虚弱,来不及起身阻止,姚胖子已经被一拳砸倒在地了。紧接着李茜被岳青几人拖扯着,她似乎已经预料到了什么,死死挣扎,却逃脱不得。很快便被拖出门去。

院子中传来李茜的呼喊声与嘶吼声,又传出岳青几人的唏嘘声,**声。我听见衣服被撕破的声音。

“飞、飞哥。别...”张建成试图阻止我,“我们连刀都被他们抢走了。”

“相信我。”我对他点了点头,扶住他走出门去。李茜倒在地上,双手死死护住胸前,衣服已经被撕破。

“住手!”

我这一喊,岳青被吓了一跳,看见是我,眼中首先闪过一丝畏惧,又立马恢复了过来,眯起眼睛打量我。“哟。你他妈哪位啊?”

“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放了她。”我冷冷地说道。

“哈哈哈,你以为你还是一中老大?你不看看这外边?”他指了指敬老院大门,门外围着一大群丧尸,对着我们咆哮着,把手伸了进来挥舞着。

岳青他们在逃出停车场时死了一个兄弟,现在还有四个人,他们握了握手中的刀。嘲笑道。

“飞哥,你莫不是想开第一枪吧?”“哈哈哈,如果他从我胯下爬过去,我倒可以考虑给他也尝尝鲜。”

看着他们那禽兽不如的样子,我突然起了杀心。

“哟,快看他的样子,他好像要吃了我们似的。”“啊~哦尼酱,人家好怕...哈哈哈”

“你们的羞耻心都到哪去了?”我把手放到腰上,摸到了那把冷冰冰的手枪。

“这已经是世界末日了,无所谓羞耻。”岳青说。

“你错了,灾难不会使高尚的人情操消失,人们甚至比和平时期更需要它。”这都是李茜教我的。

下一刻,响起四声枪声。四具尸体应声倒下。他们来不及惊讶,一个个瞪大眼睛,死了。我说过,我学过开枪,这么近的距离我闭着眼睛都打得准。而其他人也是瞪大眼睛看着我,李茜更是满脸惊恐。

我不知道他们是在惊讶什么,是因为这把枪,还是因为我杀人了?

对,我杀人了。我杀的不是丧尸,是活生生的人,可是在我心里,他们比丧尸更可恶!

我面无表情地收了抢,在他们的吃惊下缓缓走进门去。

门外的丧尸受到枪声与鲜血的刺激,变得更加狂躁,更用力地怕打着铁门,似乎是要把自己的手也拍断。黏糊糊的唾液长长地挂在嘴边。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