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推荐: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

第四章小孩子和仙女

一动不动的木头人 | 发布时间:2022-05-14 20:03:51 | 阅读次数:15758

在魏丞相说着后,许多御林军围在春末,将自己的剑抵在春末的脖子上。春末都快“深深的感动哭了”,她第一次被这么多人“拥簇着”。魏丞相向庆帝行了礼,接着地说:“陛下,我见此女有些面熟,怕是是当初窃走我府中灵丹的人。”“???”这人怎么陷害人呢。“偷?”魏丞相向庆帝行了礼,然后说道:“陛下,我见此女有些眼熟,恐怕是当年偷走我府中丹药的人。”。...

在魏丞相说完后,许多御林军围着夏初,将自己的剑抵在夏初的脖子上。夏初快要“感动哭了”,她第一次被这么多人“簇拥着”。

魏丞相向庆帝行了礼,然后说道:“陛下,我见此女有些眼熟,恐怕是当年偷走我府中丹药的人。”

“???”这人怎么诬陷人呢。

“偷?”

“不错,当年我府中的珍贵丹药被盗,但不敢声张,才让这贼在外逍遥了几年,恳请陛下赐死此贼。”

“魏丞相,今日是我生辰。”

“陛下这是何意?”

“他的意思是说,今天是他生辰,不宜见血。”夏初接过了话茬。

“朕看今日......宜见血。”庆帝轻飘飘地打了夏初一个响亮的巴掌。

“???”刚才还不是这样的,怎么能变呢!

正在此时,一个太监走了进来,“陛下,移天宗的人来了。”

庆帝思考片刻,看向魏丞相:“魏丞相,此女......还是稍后再处置吧。”

“嗯。都退下吧。”御林军退下后,移天宗的人便进来了。

魏丞相脸上堆着笑,先前对庆帝的冷漠化为乌有,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热情。

“啊,是见欢来了啊,今日天气真不错......”魏丞相同见欢寒暄着,说了许多废话,不过见欢连搭理都没搭理,比庆帝还惨。等等,这人怎么有点眼熟,是......仙女!

林见欢感觉到有人在用一道热切的目光盯着她,原来,是前几日遇见的小姑娘。林见欢冲夏初轻轻地笑了笑。

“!!!”仙女怎么感觉变了,变好看了!风清竹捕捉到这一幕,有些意外,夏初竟然认识林见欢,难怪钟文要留她。

“见欢啊,来,坐这。”魏丞相拉着林见欢的手,准备带林见欢去他的位置,林见欢暗用法术,迫使魏丞相松手。

“不必了。”林见欢走向夏初,“我和她坐在一起。”

魏丞相恶狠狠地瞪了夏初一眼,夏初因为有林见欢在,所以也毫不客气地回瞪起来,直到林见欢拉着她坐下来才结束。

......

宴会结束,人陆陆续续地走了,除了林见欢,夏初,风清竹,钟武,钟文......等等,钟文去哪里了?可其他人一副习以为常甚至不在意的样子,所以夏初没问出口。

夏初扑向林见欢,却被钟武拦住:“师父你疯了吧?!”

“???你才疯了!干嘛拦着我?”

钟武低下头耳语:“以后离林见欢远点,她是坏人。”

“???……她为什么是坏人?”

“她是移天宗宗主的养女,公子说过她是坏人。”

“......”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,夏初不打算同钟武说话了,看向林见欢。

林见欢了然:“林见欢,不过.......我有事同五皇子说,但是......”林见欢看向钟武。

夏初get,拉起钟武跑了。

“???师父你干什么?!公子有危险,我要保护公子。”

“放心吧,五皇子没事,你不是还要领罚吗?”

最后一句让钟武放弃了去找公子的想法,乖乖去领罚了。

夏初本来打算在庆宫外等林见欢,但没想到看见了魏丞相。

“......”正准备开溜,却没想到有人在背后偷袭,擒住了她。那人来了个闪现,一眨眼带她来到了一个宫殿,随后将她除了头以外的其他部位都绑了起来,然后消失不见。

夏初打算蹦着走出宫殿,未曾料到这绳子还有特殊功能,她刚蹦跶一下,就被一种无法抵抗的力量给弹了回来,还躺在了地上,在她来之前,这里似乎发生过争吵,因为她的脚腕被什么东西划伤了,最关键的是,脚腕就是上次受伤的脚腕,为什么总要一个脚腕来承担?!

夏初想站起来,全身都在用劲,但还是不行,没办法,只能躺在地上任由脚腕淌血。

魏丞相怎么还不来?看他找的人多快,怎么不也来个闪现?啊!快点来个人吧!

终于,在夏初被抓走还不到三分钟的时候,魏丞相赶了过来。

听到脚步声的夏初什么也不顾,当即就质问:“你怎么来的这么慢?!”

“???”魏丞相有点懵,这人是傻子吧?

魏丞相来后不久,又有一个人来了,对魏丞相说:“魏丞相,司寇正往这边儿过来。”听声音似乎是那个太监。

魏丞相不满地“哼”了一声,“要不是还要看移天宗脸色,至于在这里等他一个小小的司寇。”

“丞相大人息怒,过不久,就不必再受这气了。”

“嗯,说的也是。”魏丞相又突然想起一件事来,吩咐太监:“你且在这里等着,司寇过来后,叫他务必在本相回来之前杀了她。”

“是。”

魏丞相匆匆走了。

魏丞相走后不久,夏初听到“轰”的一声,是那司寇来了?可是魏丞相和太监来的时候没有发出这种声音,莫非......这座宫殿里有暗门?

“司寇大人您来了,您身边的小孩是......?”

“路上捡的。”

“信得过?”

“我自有分寸。”

“丞相大人要您在他回来之前杀了这个人,要是没什么事,我就先走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司寇站在夏初旁边,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司寇看样子才三十左右的年纪,许是当了许多年的司寇,他周身有一股肃杀之气。

“你,犯了什么事?”

“我没有犯任何事,是魏丞相诬陷!”

司寇仔细端详了夏初一阵,似乎是在辨别这句话的真伪。

“他不是魏丞相。”

“啊?”

“魏丞相已经死了,是他非要伪装成魏丞相,他是移天宗很在乎的人,所以,庆帝下命令,任何人不得违抗魏丞相的命令。”

“所以我必死无疑喽?”

“也不尽然。我可以去找魏丞相帮你说一说。”司寇说完转身就消失不见了。

“至少要把我身上的绳子解开再走啊!”可是司寇没听到,于是夏初把目光转移到了那个小男孩的身上。他应该能解开吧?

小男孩看向夏初:“你怎么这么笨?!”

“???”一个小孩子都敢骂她了?夏初刚准备骂回去,却发现小男孩把她身上的绳子解开了。

“......”她错了。

魏丞相应该很快就会回来,如果他知道这个小孩子救了她的话,指不定要杀这个孩子。要不......想啥就做啥,夏初拉起小男孩的手,一溜烟地跑出了宫。

“???”小男孩愣愣地看着夏初,夏初摸了摸小男孩的头,“不用感谢我哈。”

“???......谁要感谢你?!你这个蠢笨如猪,愚不可及的家伙!”

“???”夏初有点懵,不太明白小男孩为什么要发那么大的火,莫非......是担忧那个司寇?他确实会有危险,但如果再回去的话,无异自投罗网,但是......

“对!我们要把司寇救出来。”夏初摸了摸小男孩的头,他还小,肯定不能和她一起去,这么想着,夏初领着小男孩到了一家面馆。

“你乖乖在这里吃面,不要乱动,我一会儿就回来。”说完,夏初给了老板一两银子,去了皇宫。

“???”小男孩又懵了,一两银子可以买十几碗,这是要撑死他吗?还有,居然把他撂在这就走了。夏莫洵这是找的什么人啊!

小男孩正准备回皇宫,却听见钟文的声音。

“风......”

“嘘......”

钟文压低了声音,“你怎么在这儿?被他们发现可就糟了。”

“那你呢?你不是应该在皇宫准备接应吗?”

钟文一顿,有些尴尬。

“算了,回去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小男孩回去了,夏初也回去了那个宫殿,一个人都没有。正找人呢,碰见了钟武。

“哎,师父,你在干什么啊?”

“找人。”

“谁啊?”

“司寇和魏丞相。”

“奥,他俩啊。”钟武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。

“你知道?”

“司寇把魏丞相打得落花流水,毫无还手之力啊,那场面精彩极了,改明儿我要找他拜师。”

夏初松了口气,听到钟武的最后一句话时嘴角微微抽搐,敢情钟武是见一个厉害的就要拜师啊。

“好,我知道了,那我先走了。”

钟武还沉浸在司寇吊打魏丞相的画面中,一个劲儿地对着空气讲那激烈的场面:“魏丞相是全身上下都是伤,是被太监抬回去的.......哎?师父你人呢?”钟武这才发觉夏初走了。

夏初出了皇宫,来到面馆,发现小男孩不见了。

“老板,我前不久在这儿带的人呢?”

“你是说那个小孩儿?”

“对。”

“好像被一个人带走了。”

“那人长什么样子?”

“嗯......我这儿来的人那么多,不记得了。”

夏初给了老板二两银子。

“那人是个男子,高高的,瘦瘦的,穿着青衣,至于长什么样,记不太清了。”

“那他们可有说些什么?”

“这,我一大把年纪,怎么会记得。”

夏初又给了老板三两银子。

“那穿青衣的好像说了句‘风’,然后那个小孩儿说了句‘回去吧’,其它的......记不太清了。”

“噢,好的,谢谢了。”

风?那个小孩儿是庆国皇子?也是,要不然怎么会被司寇带着,但是,那个太监好像并不认识他,莫非是......私生子?他说的回是回皇宫吧,难怪骂她蠢。有机会碰见就好好道声歉吧。

夏初边想边回了皇宫,刚到庆宫外就隐约感觉一丝不对劲,下意识地往旁边一闪后,只见一个黑影被扔了出来,走近一看,是钟武。

钟武起身,看见了夏初,立马倒苦水:“师父你去哪了?我一个人讲了好久。”

“你怎么被扔出来了?”

“都怪那个林见欢,仗着比我强就不让我见公子,说什么有要事。师父,要不你带我进去吧。”

钟武说完,带着还没反应过来的夏初进了庆宫。

林见欢察觉有人进来,怒从心中起,这一个两个的怎么净妨碍她办事。

“怎么,你还.......原来是夏初啊。”林见欢看见夏初,当即转了话。

“仙女!”夏初跑向林见欢,林见欢摸了摸夏初的头,“你能不能让钟武走啊?”

“钟武看样子走不了,但我会让他一个字都听不见!”

“好。”林见欢冲夏初笑了笑。随即看向风清竹,风清竹也看向她。相对无言,眼中却暗藏杀机。

“!!!”这就是传说中的用眼神交流吗?夏初仔细端详,然后学了起来。钟武见状,有样学样。原本只是单独练习,后来他俩就开始大眼对小眼练了起来。虽然连一成功都没有,但钟武已然沉浸其中。

钟武听不到,但夏初却是支棱起耳朵偷听林见欢和风清竹的谈话。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