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推荐: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

第六章秘密(二)

一动不动的木头人 | 发布时间:2022-05-14 | 阅读次数:1215

第二日,春末去找了大司寇。大司寇在地牢里。“你怎么来了?”“谢谢您你帮我。”“这是我分内之事,不给清清白白之人巨大损失冤屈,不使不犯法之人逍遥法外。”“要说回去,你怎么明白魏丞相撒谎?”“......他之后曾说很多次谎。”“有一次,他说一个女子想杀他,后来他“你怎么来了?”。...

次日,夏初去找了司寇。司寇在地牢里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谢谢你帮我。”

“这是我分内之事,不让清白之人蒙受冤屈,不使犯法之人逍遥法外。”

“话说回来,你怎么知道魏丞相说谎?”

“......他之前说过很多次谎。”

“有一次,他说一个女子想杀他,当时他拿我家人威胁,那女子受刑时,他便在我旁边看着。我当时......”

司寇说到这时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:“我当时为了家人杀了她,她临死前对我说.......说‘愚忠,庆国迟早要亡.......’后来我才知道,我的家人早被他杀死了……”

“......那这次你帮了我,魏丞相他.......”

“我当司寇已经有几千年了,时刻谨记上任司寇对我说的话,凡事以真相为重,不可以其它缘由杀死清白之人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所以,自那次之后,我已经准备好在寻求真相的路上牺牲。”

“……你……日后小心些。”夏初顿了顿,改了口。

“我走了。”

背后传来司寇喃喃声:“不让清白之人蒙受冤屈,不使犯法之人逍遥法外,不让清白之人蒙受冤屈,不使犯法之人逍遥法外……”

夏初在回房间的路上心事重重:司寇他……

“这些东西都搬到魏丞相府上。”

夏初听见声音,回过了神,看见前面是那个太监,想了想,悄悄地走了过去,打晕了那个太监,带到了她的房间。

半个时辰之后,太监悠悠转醒,看到夏初吓了一跳:“你要干什么?!”

夏初恶劣地笑了笑,手中拿着一把剑,抵在了太监的脖子上:“说!为什么过不久就不必看移天宗脸色了?”

太监脸色一变,哆哆嗦嗦的。

“别,别杀我,我,我说。我,我也不太清楚,只知道魏丞相说五皇子会和林见欢成亲,然后他会杀了移天宗宗主。”

“怎么杀?”

“奴才,奴才怎么会知道。”

“你可知道魏丞相是谁?”

“魏丞相就是魏丞相啊,就是他最近好像同往常有些不一样。”

“姑且信你一回,若是让我知道你把这件事说给了魏丞相……”夏初的剑往里了些。

“后果你知道的。”

“走吧。”夏初把剑拿开。

“是是是。”太监连滚带爬地跑开了。

夏初想了想,决定去找六皇子的宫女。

夏初打晕了宫女,等她醒来。

宫女醒来后,一脸惊愕地看着夏初,却比太监冷静得多。

宫女比划了一下,夏初似懂非懂。

“我杀不了你,六皇子发现你被我绑了会杀了我?”

宫女点头。

“你确定六皇子会为了一个死人同我计较?不过,照你的话,你和六皇子的关系很好?”

宫女不答。

“回答我。”

宫女依旧不答。

“你喜欢哪种死法?沉塘?上吊?割腕?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数到三,你再不回,我就要动手了。”

“一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三。”

“???”

夏初削掉了宫女的一缕头发,宫女依旧面不改色,一声不语。

“我求求你了,你告诉我呗?就点头摇头的事。”

宫女迟疑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“!!!”

“那你和六皇子的关系是?”

“……”宫女摇了摇头。

“不能说?”

宫女点了点头。

“你为什么不说话?”

宫女指了指自己的嘴巴,再次摇了摇头。

“你不能发声?”

宫女点了点头。

“可那次宴会上你说话了啊。”

“……”宫女用手指了指自己,摇头。

“那个人不是你?!”

宫女点头。

“可你们长得一模一样。”

还没等宫女做手势,夏初又自顾自地说:“孪生?”

宫女点头。

“那咋天和风清竹在一起的人是你吗?”

宫女点头,又指了指自己的嘴巴。

“当时你们两个都在?那个人藏在一个地方同风清竹说话?”

宫女点头。

“你为什么找风清竹,是六皇子指使的?”

宫女摇头。

“不是他指使的?”

宫女又摇头。

“不能说?”

宫女点头。

“你和六皇子什么关系也不能说?”

宫女点头。

“那你为什么不能说话?是天生的吗?”

宫女摇头。

“不是天生的?”

宫女又摇头。

“不能说?”

宫女点头。

夏初没有再追问,这个人很奇怪,每回在似乎和六皇子有关的问题上她都摇头,而且……很用力。

“你很敬重六皇子?”

宫女点头。

“那你……爱慕他吗?”

宫女脸上出现可疑的红晕,羞涩地点了点头。

“那他知道吗?”

宫女没有做任何动作。

“我呢,身为母胎solo十八年的人,定能为你出谋划策,第一步,他要知道,所以他知不知道?”

宫女明显有些听不懂,犹豫了下,点了点头。

夏初思考了一番:如果六皇子知道宫女喜欢他的话,或许会利用这个帮他做事,之所以不能说话或许是六皇子怕她嘴巴不严,说了出去,又或者宫女发现了六皇子的秘密,当然,两者可能性都不大,把自己毒哑了,谁还会帮他做事?那她有为什么去找风清竹?.......

夏初刚准备再问,那宫女却突然猛拍了她一掌,随后逃走了。

夏初猛地吐出一口血,五脏六腑都疼了起来。

夏初勉强使出一张符纸将自己的全身笼罩,随后又贴了一张符纸在自己的身上,最后支撑不住,晕了过去。

......

而将夏初重伤的宫女则回了六皇子的房间,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,道:“六皇子,夏初在调查您的事。”随即拿出通音,按下某处,里面传来夏初的声音,从宫女被绑到宫女离开才结束,然后又按下某处,里面只传来夏初从“你确定”到“三”这一段时间的声音。

“听闻这个夏初很是厉害,晓晓,你可有受伤?”六皇子满是担忧之色,似乎并不在意夏初调查他一事。

“并无,倒是这个夏初并无传言那般,而且她似乎也不是风清竹找来的帮手。”

“哦?为何?”

“这几日,夏初并未和风清竹有过多接触,而且......蠢得可以。”要不然,怎么会信了她。

“继续盯着她。”

“是。”

晓晓走出六皇子的房间朝夏初在的方向鞠了一躬。

抱歉,我不是故意要伤你的,等事情结束了,我会惩罚自己的。

......

夏初醒来时已是傍晚,身体好了不少,站起身来,将地上的血迹擦干净后自己也清洗了一番。

宫女透露给她的信息,不一定是真的。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